失智症難相處?專家教「3種溝通話術」阿公阿嬤都信服!

在照護失智症患者時,請一定要把當事人的人生經歷記在腦海中,並做為應對的根據。
如果不這麼做的話,可能會像接下來要闡述的案例一樣,引發意想不到的騷動。

1. 配合患者過去的「生活寫照」—時時不忘當事人的人生經歷

阿雄先生今年82歲,他以前從事肉品販賣的工作。自從5年前把店舖收起來後,就開始變得健忘,後來遭到醫生診斷為失智症。
有時候,他會嚷嚷著「我要磨刀」、「該去釣魚囉」等等,以為自己還在工作。
有一天,阿雄先生的孫媳婦打電話給我,她說:「我爺爺正拿著菜刀!」口氣聽起來相當慌張。一問之下,原來是這位孫媳婦買東西回家時,手拿著菜刀的爺爺從廚房走了出來。
她嚇了一跳,就說:「爺爺,很危險,趕快把菜刀放下!」但阿雄先生卻不肯。於是她又更緊張了,就大聲地喊:「放下!」
阿雄先生一聽到她這般大叫就突然暴怒,並往她的方向走去。她因為感覺生命有危險,就拔腿逃到自己的房間,然後撥電話給我。

我要她先暫時在房間裡躲著,等個10~20分鐘,趁爺爺冷靜下來後再出去,下完這樣的指令後我就把電話掛掉了。
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後,她又打電話來說,「爺爺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似地在看電視。」
我沒有要責怪這位孫媳婦的意思,只是覺得,假使當初看到阿雄先生手握菜刀時,能夠想起他以前從事肉品販賣的工作,不慌不忙地應對,就不會引起這麼大的騷動。
而且這樣一來,或許就可以理解阿雄先生仍以為自己在經營肉舖的心態,以更好的方式應對也說不定。

那麼,面對這樣的案例,該怎麼化解才好呢?即使說應該讓失智症患者「做他想做的事」,但在這個情境裡,無論是阿雄先生還是周圍的人都有可能會受傷,實在是不能讓他使用菜刀。
所以,在這時候用一句:「爺爺你真是勤於工作呢!請稍微休息一下啦。」藉此勸他停下來喝杯茶、放下刀子。
根據當事人過去的生活寫照,所運用的減法話術,一定可以讓對方信服。

2. 面對患者「不願妥協的堅持」,必須以退為進—輸就是贏

據說華子女士(85歲)原本的個性就格外地頑固,自從罹患失智症後,她那頑強的個性也隨之變本加厲。
吃完飯後才過了30分鐘,她就會問:「飯還沒煮好嗎?」而她的媳婦便理所當然地回應:「剛才不是吃過了嗎?」不過她卻完全聽不進去,
然後,華子女士的口氣就越來越差,儘管媳婦會離開現場以避免紛爭,可是她還是會繼續追著媳婦討飯吃。
媳婦心想:「難道沒有什麼好辦法嗎?」於是在吃完飯後洗碗時,刻意只留下華子女士使用的飯碗,當華子女士開始問起:「飯還沒煮好嗎?」
便把她帶到餐桌前,指著那個盛飯的碗說:「這是您的飯碗對吧?放在這裡表示您吃過了不是嗎?」而華子女士竟回答:「一定是誰用了我的飯碗。」
於是,媳婦只好又想想看有沒有別的方法。這次她就在用餐前準備好紙和筆,在一吃完飯後便讓華子女士寫下「我吃過飯了。」
原以為這樣就可以放心,結果過沒多久華子女士又開始要飯吃。媳婦一面感到訝異,一面讓她看剛才的那張紙,並問她:「麻煩您唸一下這個,您看看這是誰的字?」
想不到華子女士卻堅持:「這一定是誰模仿我的字跡寫下的。」

無論是刻意留下用過的飯碗,還是讓她寫下一行字,對華子女士來說「沒吃,就是沒吃」。只要她的大腦認為沒有吃過,讓她看飯碗或字條都是不合理的,她還是會當成沒有吃過。
但是如果改成說一聲:「對不起!我忘記按下電鍋的煮飯開關了,請再等一會兒。」並道歉的話,她應該就會回應「是這樣啊!」然後乖乖地等待吧。
再過個20~30分鐘後,或許她又會開始問:「飯還沒煮好嗎?」也說不定。這時候就可以再使用「忘記按下電鍋的煮飯開關」這個藉口。
當我在某次演講中介紹這個方法時,有觀眾表示:「很害怕患者會不會又接著問:『已經煮好了吧?』」但是請放一百二十個心,盡量使用這個方法吧。
如果患者連30分鐘前的事都會忘記的話,煮好飯需要大約一個小時,經過這麼長一段時間,不太可能還會記得。
或許,她真的會反覆提出要求兩、三次,如果真的這麼在意使用同一個藉口的話,可以泡個茶當作轉換氣氛的方式、找她一同外出走走、改聊電視節目相關的話題等,我認為也是不錯的方法。

明明不是自己的錯卻要道歉,大家可能感到委屈而不願意。不過,請大家把這當成兩回事,以「輸就是贏」的想法去嘗試看看。

3. 盡量以短句說出「重點」,長話分成多個重點短說—用簡短的話語傳達

儘管每個人的狀況和失智症的病況有所不同,但與失智症患者說話時,無論如何還是盡量使用簡短的話語。
我們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,當別人說話時,剛開始聽的時候,會不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。
不過耐著性子繼續聽下去,原本像是點狀的一句一句話語,就會漸漸連成線,
最後連原先不知道的部分也都能銜接,於是能瞭解事件的全貌,而有「啊,原來是這樣」的領悟。這就是所謂「整件事都串連起來」的現象。

然而,失智症患者並非如此。如果是很長的句子,在整句話結束以前,就會忘記前面所說的內容。
相反地,他們則可以理解較短的單字、記號或者標示。
譬如說,「出口」、「禁止」、「故障」、「危險」、「廁所」等等,這些都是在長年的生活中,因為「約定成俗」而習得的字彙,因此對於罹患失智症的高齡者來說也很容易理解。
我認為,把這些字彙放進日常會話中時,盡可能用較短的句子表達會比較好。舉例來說,比起用「出口在這邊,我帶您去」這樣的講法,改說「這裡是出口」,並用手指出方向,會比較好。
甚至是把這些「特定的字彙」寫在紙上張貼起來,也是不錯的方法。雖然,一旦罹患失智症,基本上會越來越不識字,不過大家所熟知的「約定成俗」類的字彙,失智症患者也是看得懂的。
這時的訣竅是:只用一兩句話或者以「點」一般的話語,瞬間傳達要點。

再舉個例子來看,大部分人只要罹患失智症,基本上都會變得不愛洗澡。不過以前擔任工頭的阿茂先生(83歲)卻是更愛洗澡了,甚至一天會洗上好幾次。
這是因為在他年輕的時候,幾乎每天晚上都過著「工作告一段落,去洗個澡,洗完後喝瓶啤酒放鬆」這樣的生活,因此已化為習慣被身體記憶下來。
然而,自從罹患失智症後,由於會忘記剛剛已經洗過澡的事實,因此每天都會洗好幾次澡。不過他患有高血壓,而讓家屬們相當擔心,但他仍舊不聽勸說。
有一天也是在吃完晚餐後,他正要去洗第三次澡。可是,過沒多久阿茂先生就折回來並說:「聽說今天停電!」事實上,是阿茂先生的孫子事先在浴室裡貼了一張寫有「本日停電」的公告,
其實並沒有停電,只要抬頭看天花板,就能察覺到電燈是亮著的。不過因為失智症的緣故,對阿茂先生來說,停電的消息和現實似乎沒有關聯,因此信以為真。
無論如何,至少成功讓他停止再去洗澡了。像這樣,如果要制止患者做出不妥的行為舉止,請試試看「張貼公告」的做法,保證有效

照護失智症家人的溝通法則

本文摘自:面對失智者的零距離溝通術-右馬埜節子 

圖片來源:pexels
2018-07-03